[张作霖轶闻趣事]张作霖如何与退位的溥仪交往:见面后跪下磕头

来源:风云人物 发布时间:2018-12-02 点击:

  曾几何时,他们一个是高高在上、说一不二的大清皇帝,一个是仰之鼻息、食其俸禄的小统领。事事无常,瞬息万变,未及几年,二人的地位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一跃成为手握重兵、权倾四野的风云人物,一个却失去江山、仅剩下一个“末代皇帝”的空头衔。他们就是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张作霖和末代皇帝溥仪。本应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物,却演绎了一段你来我往、相互利用的历史短剧。

  早在张作霖千方百计接受清廷招抚起,便注定要与清廷皇室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了。而且张作霖内心是应该感谢行将末路的清王朝的,尽管该政权已经岌岌可危,但却让出身低微的张作霖完成了他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从此平步青云、扶摇直上。接受招抚之后,张作霖便以清廷的忠实子民自居,先是剿胡匪,后是剿蒙匪,出生入死换取了清统治者的奖赏与重用。由此也有了他与刚刚登基的小皇帝溥仪的初次接轨。小皇帝溥仪赏赐张作霖顶戴花翎,并以总兵记名,擢升为洮南镇守使。此外,溥仪还赏赐给张作霖龙袍一件,可见对其的肯定与重视。辛亥革命之际,张作霖果断决策,保卫清廷,镇压革命。心机颇重的张作霖此时并非真心维护那个他从未蒙面的年幼小皇帝,仅是将此作为他政治上崛起的一次有利契机。但此举却让风雨飘摇中的清廷感激涕零,小皇帝也再次对这位忠实护主的勇士进行破格升赏,任命他为“关外练兵大臣”,并再次赏戴花翎。

  一心热衷于升发的张作霖,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封赏,不禁受宠若惊,马上以“社稷之臣”的身份,联合冯德麟、马龙潭、吴俊升等三十三名武将,给当时任内阁总理的袁世凯拍电,表示要武装勤王。其电文说:“革命军酿成民乱,无视君主,徒逞其私利私愤,其行为殆与盗贼无异。朝廷只汲汲于大局之和平,虽有议和之议,但如斯缺乏诚意之和平,殊无讲求之必要,吾人所可取之途径,惟有武力而已。东三省与内地各省不同,军队部署既定,且勤王之心亦厚。劲旅数万,一旦有命,即可取道山东南下,誓当剿灭革命军,以区区微忠,尽瘁朝廷……”不知其时的小皇帝是否懂事,如已懂事,恐怕也会被张作霖的“耿耿忠心”所感动。

  不仅如此,当直隶张环芝来电约张作霖带兵进关“勤王”时,他“即电复允许,拟即自带巡防队数营赴直联合各军与民军交战”,只是由于赵尔巽认为他在“保安会甚孚众望,恐一日离省人心浮动,故特挽留”,因而未能前往。否则,张作霖其时便有机会挺进关内!但张作霖的出兵并不能挽腐朽的清廷于倾倒,历史的车轮很快便进入了民国时期。溥仪虽退位了,但很多清室遗民不忍清廷走向终结,故一直积极地进行复辟活动。曾沐浴着“浩荡皇恩”而爬上高官显位的张勋便是清廷的坚守者。纵观全国上下,张勋认为已升任为奉天省长的张作霖手握重兵,最主要是他曾深感张作霖对清廷的耿耿忠心,乃派人进行联络。张作霖欣然同意,并派代表副官长赵锡嘏参加了张勋在徐州召开的策划复辟会议。由于在各省军阀中,“尤以张作霖与皖省长倪嗣冲赞成最力”,其代表赵锡嘏于徐州也备受优待。这时,张作霖的谋士袁金铠为他出谋划策:“冯德麟因你升为督军,时有不平之色。莫若令其入京,暗中参加复辟,事成大帅不失戴诩之功,不成以冯当之,卧榻前免去他人酣睡,亦调虎离山之计也。”张作霖对袁金铠的进言,“深以为然”。权衡利弊,不久前还举双手赞成的张作霖马上转为“高骑墙头”,“暂行观望”。

  1917年6月7日,张勋以13省军事同盟盟主身份,率“辫子军”北上,敲响了复辟的锣鼓,并于7月1日拥立溥仪为帝,重登宝座。顿时北京街头又高悬起清代黄龙旗,不少人又披上假辫,袍褂加身。紫禁城内重新热闹起来,并大加封官许愿,张作霖亦在其列:“任命执事为奉天巡抚,速向朝廷呈献贺表,并用宣统年号。”张勋这一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复辟丑剧上演后,立即引起全国的一片声讨。张勋走投无路,乃同王士珍、陈宝琛等人商讨救急之策。他们一下就想起了奉天重兵在握的张作霖,于是马上拟旨,封张作霖为东三省总督,命他火速进京勤王。几天前还只授张作霖为奉天巡抚,如今用得上了,马上以高官相诱。写完上谕得加盖皇上的“法天立道”御宝才能生效啊,偏偏印盒钥匙在载沣手里。陈宝琛下令:砸锁取印。并命在北京参加复辟的奉军旅长张海鹏火速出关送信,请张作霖派兵救驾。张海鹏受命后便“化装从小路绕道热河一带逃回关外”。岂料,刚出京就被讨逆军截获,圣旨离张作霖还远着呢。

  其实,即使圣旨如期送到,审时度势的张作霖也不会再来救驾的。聪明如他,怎会担着与全国人为敌的风险为处于逆势的清廷张目。一见风头不对,张作霖马上命令其前往天津“观望风色的代表赵锡嘏,晋谒段总理,”表示随时“听候总统吩咐。”段祺瑞听了大喜:“不料张雨亭,他还赞成民国。”就这样,张作霖摇身一变,又成了反对复辟的“进步人士”了。在这场复辟丑剧中,溥仪下台,张勋出走。一直观望的张作霖却趁机扳倒冯德麟,驱逐孟恩远,向着他东北王的宝座更近一步,成为一个大赢家。

  复辟失败后,紫禁城里的小皇帝和他的忠臣们却一刻也没有停止复辟活动。吸取教训,他们认识到:直接决定小朝廷的安危和前途祸福的,还是那些握有重兵的军阀们。于是,溥仪开始在众多的军阀中物色他的支持者,首先他就选择了奉系军阀首领、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张作霖之所以入选,其一,他是手中握有重兵的权势人物;其二,他对清廷有着一种莫名的“尊崇”,属可拉拢之人;其三,就在于他所统治的地区是大清王朝的发祥之地,清王室在那里还附有大批土地、皇产及庄园。对此,溥仪也曾承认说:“我记得这年(1919年)的下半年,紫禁城里的小朝廷和老北洋系以外的军人便有了较亲密的交往。第一个对象是奉系的首领张作霖巡阅使。”

  对徒有虚名的溥仪抛来的橄榄枝,此时已登上东北王宝座的张作霖并没有无动于衷。他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宣统皇帝虽然只剩下一个空名了,但其在满蒙地区仍有一定的号召力和影响力。可以借助他“宣统皇帝”的名号增加自己统治上的光彩,为进一步夺取满蒙造势 就这样,两个各有所图的人开始了若即若离的交往1919年,紫禁城突然收到一笔巨款,溥仪的父亲载沣打开一看,原来是奉天代售皇产庄园的款子。那时候紫禁城的开销全靠民国政府的施舍,或偷偷盗卖文物国宝度日,现在意外地收一笔数目不小的钱,自然对“总策划”张作霖感激不尽。随后,由内务府选出两件古物,一件是《御制题咏董邦达淡月寒林图》画轴,另一件是一对乾隆款的瓷瓶,用载沣的名义,派三品专差唐铭盛于10月前往奉天向张作霖面谢。来而不往非礼也,张作霖特派把兄弟张景惠携带礼物, 随唐铭盛赴京答谢。

  正所谓没有不透风的墙, 两人的交往很快为嗅觉灵敏的外文报纸捕获,于是在这一年的报道中诸如“张作霖正策划恢复帝制,准备在即将到来的秋季,使那位年轻的皇帝在沈阳重登皇位”等相关报道渐次出炉,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9月9日天津的《华北每日邮电》报,发了一篇题为《另一场复辟是否近在眼前?》 的报道。到12月27日,《北京导报》 更是直接披露“最近几天在当地的各个阶层中,尤其是在张作霖将军手下的军人中,盛传一种传闻,声称清朝的君主制度不久将在北京重新建立,以取代现存所谓的中国共和制政府……此次发起重建君主制的,是张作霖将军“对于这些报道,溥仪甚感兴奋:“它使我从心底感到了欣喜,我从而也明白了为什么奉军首领对紫禁城那样热诚”。看到希望的溥仪更加紧了与张作霖的往来。面对外界的传闻, 张作霖是置若罔闻,于次年的4月17日,再次托人给溥仪进呈了两棵东北人参。

  此外张作霖还于危难之际充当小皇帝的“保护神”。1920年7月12日,直皖战争爆发。14日,张作霖就派人入宫向溥仪通报军情,并一再声明要“巩卫皇室”,宽溥仪的心。此举再次博得了小皇帝的好感。直奉战胜,紫禁城内得知张作霖马上要进京,异常兴奋,马上派出内务府大臣绍英前去迎接。当听说张作霖要入紫禁城内给“圣上请安”,整个紫禁城都为之沸腾了。甚至为了迎接张作霖并给他准备赐品,溥仪的近亲重臣们还特意到醇王府开了个小会,最后决定应加大对张作霖的赏赐力度,要在“一般品目之外,加上一口宝刀”对张作霖的礼遇有加可见一斑。但事务繁忙的张作霖并没有进见溥仪,这让精心准备的紫禁城大为失望。

推荐访问:溥仪退位后生活状况
上一篇:【大宋仁宗皇帝】奇葩皇帝宋仁宗:大宋天子为何竟不敢吃烤羊?
下一篇:[战国中山国历史]解读战国历史:竟是一场最为无耻的“叔嫂对话”

Copyright @ 2013 - 2018 历史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