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好句]红楼梦里的人命案:红楼梦四大家族害死了多少人

来源:文史百科 发布时间:2018-12-03 点击:

  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红楼梦》中围绕四大家族出现了几十起人命案,虽然受害人大多蒙冤而死,但最终都石沉大海,主子们基本上没有受到国法制裁,只有薛蟠在四大家族走向衰败之后,确乎下了大狱,但没多久就出来了,继续当他的少爷。那么,“护官符”中的贾、史、王、薛作为封建贵族集团的代表,都采取了哪些方式轻松搞定了这些人命案呢?

  投桃换李,以权换命

  第四回里,薛蟠霸占英莲为妾,将冯渊打死。冯家“告了一年的状,竟无人做主”,薛蟠“没事人一般”,连新上任的应天府尹贾雨村听了也大怒道:“哪有这等放屁的事,打死人竟白白走了拿不来的!”但是当贾雨村知道薛蟠是贾政的外甥,而自己是靠着贾政和王子腾的联名举荐才补升金陵应天府尹之后,为了靠紧这棵大树,也为了知恩图报,他胡乱结了此案,还悄悄致信贾政说:“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

  贾府通过与王家联姻,在政治上有了更多的话语权,在人事任用方面形成了合力,轻松将一个被贬的贪官重新启用,推向高位,而贾雨村感激涕零涌泉相报,自然用轻松搞定小乡绅冯渊命案的方式进行利益交换。

  幕后指挥,借刀杀人

  四大家族一方面自我标榜“翰墨诗书之家”、“有德之家”,另一方面又为了几把扇子、几千两银子干着图财害命的勾当。他们对于一些明显违法的事情通常不会出面,而是豢养一批类似贾雨村、旺儿之流的打手在前台上阵,而自己端坐幕后,从不显山露水。

  比如贾赦,看上了穷书生石呆子的几把扇子,石呆子不肯出卖,贾赦就串通贾雨村“设了法子,讹他拖欠官银,拿他到了衙门里去,说所欠官银,变卖家产赔补”,最终扇子到了贾赦手中,石呆子选择了自尽。

  而王熙凤为了贪图三千两谢银弄权铁槛寺,冒充贾琏给云南节度使云光修书,让云光出面拆散张金哥和守备之子的婚姻,害得这一双青年男女自杀殉情。

  冯渊、张金哥和守备之子都是官宦人家,石呆子也是书香门第,这样的人家在四大家族面前尚无半点反抗之力,何况普通百姓?可见四大家族“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时有多么炙手可热,法律在权贵面前又是多么渺小和卑贱。

  耍两面派,暗中下手

  王熙凤进贾府没多久,四个陪房丫头就让她害死了三个。听说和丈夫私通的鲍二家的上吊死了,她厉声喝道:“死了罢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没有任何道德底线,也不畏朝廷国法,并以此为能,洋洋自得。

  之所以所向披靡,主要在于王熙凤是一个特别喜欢立牌坊的女人。奴仆们对她的评价是:“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脸上笑着,脚下使绊子”——在贾母王夫人面前她是孝顺勤快的晚辈,在宝玉黛玉面前是关爱备至的嫂嫂,在尤二姐秋彤面前是个大方贤惠的正房,在刘姥姥面前是个精明慷慨的管家奶奶。这么好的外在形象让王熙凤作案时极为嚣张,自称“从来不信什么阴司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行就行”。

  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贾琏偷娶尤二姐后,王熙凤把尤二姐骗进贾府,调唆秋彤凌辱尤二姐,在贾母面前败坏尤二姐,不断给尤二姐施加精神压力。得知尤二姐怀孕,又暗下虎狼方致使尤二姐流产,最终尤二姐受不了虐待吞金自尽了。

  王熙凤做这一切的时候,对尤二姐都是无微不至的体贴模样,听说尤二姐流产还在贾琏面前流下了好多眼泪。包装得如此精致,以致贾琏虽然怀疑尤二姐之死与王熙凤有关,但因家中长辈仆妇都是王熙凤的死党,他面临取证难的孤立困境,只好暂且忍了这口气,拿体己钱给尤二姐草草送葬。

  以家法抗国法,草菅人命

  在封建社会,奴仆是没有人身自由的,主子们可以生杀予夺。尽管有宝玉这样的护花使者,可真到了王夫人发威之时,这二爷也只能噤若寒蝉。

  三小姐探春曾说:“那些小丫头子们原是玩意儿,喜欢呢,和他玩玩笑笑;不喜欢,可以不理他就是了。他不好了,如同猫儿狗儿抓咬了一下子,可恕就恕;不恕时,也只该教管家媳妇们,说给他去责罚。”

  这里所说的责罚,或者打骂,或者驱逐,或者出卖配人,所以即便是晴雯这样刚烈的女子,一听宝玉说要撵自己出去,也哭着说:“宁死也不离开这园子的。”

  金钏因为和贾宝玉说了几句玩笑话,被王夫人撵出园子,只得投井自杀;晴雯因为性格要强加上长相有些像林妹妹,就被王夫人认定为狐狸精,在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的重病中被拖下炕,负辱抱屈而死;司棋和潘又安恋爱,成为王熙凤叫板婆婆邢夫人的绝佳口实,被王熙凤当众羞辱,撵出大观园,最后这一对少男少女也双双殉情。

  在王夫人、王熙凤这些主子眼里,家法、宗法远远高于国法,即便是害死鲍二家的张华,顶多也就是落一个妒忌的名声,花几个钱没有摆不平的。而国法对于贵族家庭中的命案,也抱着民不告官不究的放任态度,以致一旦触怒主子,奴才们立即就没了活路,逃跑的都不多,大部分都选择了自尽了结。

  在这些主子眼里,国法、宗法、家法,说到底都是为自己人服务的,保护谁牺牲谁,要看亲疏远近而非是非对错。即使“正经肃穆、儒雅端方”的贾政,在得知薛蟠第二次杀人后,他没有责怪薛蟠一句,而是出面买通县令,伪造证据,搞假口供,把故意杀人改成“误杀”,全不管被害人张三的母亲的哭诉,当场把这个失去三个儿子的老寡妇撵出公堂。在得知贾宝玉“逼淫母婢”、“结交优伶”,贾政把宝玉打个半死,但并非因为宝玉害了金钏和蒋玉菡,而是因为宝玉与蒋玉菡的私通加剧了贾府和忠顺王府的矛盾,危及四大家族安全,这才是贾宝玉被杖责的根本原因。

  “《红楼梦》中的小悲剧,是社会上常有的事。”(鲁迅《论睁了眼看》)《红楼梦》作为中国封建社会末期一部形象的微缩历史,深刻地反映了当时社会错综复杂的矛盾和冲突。尽管书中强调四大家族是“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但是枉死的数十条人命不无在提醒人们,奴隶是没有富贵乡的,正如压迫者不会有长久的天堂一样。

推荐访问:红楼梦四大家族姓氏
上一篇:[太平军余部]揭秘太平军余部在南美洲的奇特经历:横扫千军!
下一篇:【建国前老工人】建国前夕,刘文典为何批“现代圣人”鲁迅18宗罪

Copyright @ 2013 - 2018 历史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