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斯特大学]切斯特·威廉·尼米兹是谁?美国海军五星上将尼米兹生平简介

来源:战争实录 发布时间:2018-03-03 点击:

  切斯特·威廉·尼米兹(Chester William Nimitz,1885年2月24日—1966年2月20日),出生于美国德克萨斯州弗雷德里克斯堡,美国海军名将、十大五星上将之一,二战时任太平洋战区的盟军总司令。

  尼米兹早期以研究潜艇为主,而后成为美军中柴油引擎技术的专家,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尼米兹担任了美国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太平洋战区盟军总司令等职务,主导对日作战。战后,尼米兹担任海军作战部长,一直至1947年退役为止。

  1966年2月20日,尼米兹逝世,享年80岁。美国为纪念尼米兹,将其去世之后所建造的第一艘、也是当时最先进的尼米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以他的名字来命名。此外,美国夏威夷檀香山及加州旧金山有以他为名的尼米兹高速公路。

image.png

  少年生活

  切斯特·威廉·尼米兹于1885年2月24日出生在德克萨斯州弗雷德里克斯堡一个移民家庭,父亲为切斯特·贝恩哈德·尼米兹,母亲为安娜·汉克。尼米兹的祖先为13世纪跟随宝剑骑士团入侵波罗的海东岸的萨克逊人,之后成为条顿骑士团的一部分。尼米兹的父亲天生体质孱弱,患有风湿性心脏病,于1884年3月与安娜·汉克结婚,但在5个月后前者即因病去世,尼米兹祖父尔后令其母子搬回旅馆居住,尼米兹在后来回忆道:“我并不了解亲生父亲,因为我在他死后才出生,但是却有个极好的白发祖父。”

  出生于深山僻壤的尼米兹,一生与大海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主要取决于查尔斯对他的启蒙教育和谆谆教诲。尽管查尔斯读书少,但阅历丰富,绝非孤陋寡闻之辈。查尔斯从小就培养他乐观向上、勇于挑战的精神以及在逆境中成就大业的坚强意志,并因势利导,言传身教:“……要想在生活中和工作上有所成就,最好的办法是全力以赴,不要为无法掌控的事情忧伤。”此外,查尔斯通过讲述自身在大海上的经历和稀奇古怪的故事来启迪他对大海的向往之情。对于尼米兹的教育问题,母亲与爷爷的想法有着霄壤之别,安娜让他学会严谨细腻、宽以待人,但事实上,尼米兹更像爷爷一样喜欢迎接挑战。安娜·尼米兹是德国路德派的教徒,尼米兹在她的教育下能熟练的运用德语,这使他的一生受益匪浅。“尼米兹熟练地运用英德两种语言,同纽约船厂的制图员艾伯特·克洛本伯格和工程师欧内斯特·德尔波斯一同派往德国汉堡、比利时根特学习,与这两位文职人员相比,他与德国人交流以及学习柴油机动力设备方面更加得心应手。”

  安娜之后于1890年与尼米兹的叔叔—威廉·尼米兹再婚。威廉虽受过高等教育,但在弗雷德里克斯堡当地并无可用之处,只找到一间位于科维尔的贫穷小旅馆—圣查尔斯旅馆的工作,尼米兹全家也搬入当地。尼米兹与当地其他农人家庭相比家境也较为清寒,因此8岁时,尼米兹为补贴家用课外从事勤工俭学,自食其力。然而,这个年纪的孩子大都在父母羽翼庇护下悠然自得地享受快乐的童年,而他已经在舅舅的肉店当起了送肉工;15岁的他还在姑姑旅店里做起了钟点工。幼时艰难经历使他少年得志,困难并没有扼制他对知识的渴望。正如蒂维中学校长所说:“他天资聪颖,勤于读书,做事干脆利落。”

image.png

  考入军校

  对于很多高中毕业生来说,将来能做个肉食店老板,或者经营旅馆,是一件值得沾沾自喜的事情,但胸怀鸿鹄之志的尼米兹继承了爷爷敢于挑战的秉性,考虑更多是如何继续他上学的夙愿。在他心中,始终有一种要冲破命运的樊篱,去成就一番大事业的渴望,不愿被这封闭狭小的穷乡僻壤所桎梏,希望到广阔的世界里去驰聘翱翔。正如“在这个国家,你得早一点成材,否则根本成不了材……。”机会终于在他15岁时悄然而至,在与两位西点军校高材生威廉·H·克鲁克香克中尉和威廉·T·维斯特维尔特中尉交往过程中,尼米兹被他们的潇洒英武的军人风度和卓尔不群的谈吐强烈吸引着,从而萌生了参军的念头。他看来,从军不仅可以减轻家庭负担,接受免费大学教育,而且更重要的是寻求人生的梦想和事业的发展。这成为其报考陆军官校的契机,他写信给美国众议员詹姆斯·卢瑟·斯雷登(James Luther Slayden),请他为自己推荐就读西点军校。然而后者向其表示西点名额已满,但同时也还有一个名额可推至美国海军学院。

  尼米兹每天起早贪黑,凌晨3点起床,学习2个小时,然后5点开始做旅店勤杂工作。当地一些有识之士认为年轻的尼米兹是可造之材,纷纷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期待着他出人头地的那一刻。例如,克维尔教师苏珊·穆尔教他数学、地理、英语和历史,蒂维中学校长约翰·G·托兰辅导他数学,就连怀才不遇的继父威廉·尼米兹也有了用武之地。因此尼米兹顺利通过了本州考试,成为韦恩泽预备学校的一员。尼米兹在通过入学考试后于1901年9月7日进入海军学院就读。

  1901年9月7日,尼米兹宣誓效忠美国海军,成为海军军官学校的一员,从此“进入后甲板的跳板”,拉开了锦绣前程的第一幕。在做学员时,尼米兹一直把日本作为潜在对手来研究,把太平洋当做模拟战场,进行“兵棋推演”,还多次在太平洋上进行军事演习,提高应对国家危机的能力。这一切皆因日本当时的海军实力在全世界各国海军中亦首屈一指,虽然对美国的直接威胁微不足道,但足以让美国人如坐针毡,坐立不安。

  当时美国正因为美西战争获胜,海军进行了海军扩建与现代化,为了弥补在战争中显露出士官人数不足的问题,海军学院录取人数较往年来的多,连学员毕业时间从原本的6月提早,尼米兹便于1905年1月30日毕业,为毕业学员114人中成绩第7名,擅长科目是现代语(法文和西班牙文)、兵工学、数学和航海术,这时尼米兹为海军见习官,尚须再服役于船上两年,表现良好才会受衔少尉。

image.png

  海军服役

  1905年2月23日,尼米兹开始服役于驻扎于旧金山的俄亥俄号战列舰,并乘其去远东巡航,为亚洲分遣舰队(Asiatic Station)之旗舰。1905年5月,当时日本帝国海军于对马海峡海战大胜俄罗斯帝国的波罗的海舰队,西奥多·罗斯福总统进行调停。在此期间,他遇到了著名的东乡平八郎将军。在日俄对马海战中,东乡的舰队“U”形变向(即“东乡转变”)、“T”形阵式追击使舰队作战模式焕然一新,在实习期间,尼米兹可圈可点的表现赢得了舰长的赏识,他在向海军学校学术委员会的季度报告中写道:“尼米兹学员表现优异,我把他推荐给学术委员会,请给予优先考虑。”

  1906年9月,尼米兹转至老旧的巴尔的摩巡洋舰上服役,并于1907年1月31日晋升为海军少尉。在1907年1月12日,尼米兹得到了帕奈号炮舰(Panay)的指挥权,据尼米兹本人回忆其接受了第一个指挥舰时,表示:“我还以为会是什么好船。”不久后,由于日本在日俄战争未获赔偿、其复员军人大量进入美国劳工市场而使日美关系恶化,产生战争危机,罗斯福因而调遣大西洋部份舰队进入太平洋,在这情势下尼米兹于1907年7月8日受命指挥了迪凯特号驱逐舰,这时他仅有22岁,比其同时代、未来担任要职的恩斯特·金恩(26岁)、雷蒙德·斯普鲁恩斯(26岁)、威廉·哈尔西(30岁)指挥驱逐舰的年龄还要轻。

  然而在1908年7月7日,尼米兹指挥该舰进入菲律宾南部八打雁省的海湾中时,因为判断潮汐差和位置失误,令该船搁浅于泥岸上,无论怎么作都无法挣脱,尼米兹此时想起祖父常谈的“不要为你无力改变的事所担心”一话,就直接在甲板上搭了床睡觉。之后尼米兹被送至丹佛号巡洋舰(Denver)上进行军法审判,因为其海图上标示不明、加上尼米兹在指挥时所进行的补救措施以及初犯,令其判决减轻许多,收到了一封训斥信(Letter of reprimand),并被解除了迪凯特号的指挥权。但尼米兹却被指派到潜艇上服役。那时的潜艇作为进攻性武器还没有被广泛认同,正如尼米兹坦言:“在那些日子里,潜艇是一种非驴非马的东西,战列舰才是皇后,我申请到战列舰上去,却成了活塞号潜艇的指挥官。”1908年12月,尼米兹搭乘突击者号炮艇(Ranger)回国。

image.png

  潜艇部队

  1909年1月,他转到了第1潜艇舰队服务,成为潜水者号潜艇(Plunger)的舰长。此时的美国海军潜艇技术仅刚起步不久,该舰也为美国海军最早的一级潜艇。尼米兹和当时大部分的军官一样,希望于战列舰上服役,对于被派到潜艇一事相当失望,他形容潜艇是“儒勒·凡尔纳的幻想与座头鲸的结合产物。”

  1910年2月2日,尼米兹转至真鲷号潜艇(Snapper)担任舰长。1911年10月10日,尼米兹跳过中尉,直接晋升为上尉,同时被任命为第3潜艇舰队与独角鲸号潜艇(Narwhal)的指挥官。尼米兹也开始研究潜艇动力的设计,他为美国海军引入较为安全的柴油发动机,将原先易泄出毒气和爆炸的汽油发动机去除,在其宣导下,尼米兹也逐渐成为海军中潜艇动力的知名专家。

  1911年11月,他奉命到波士顿海军工厂,协助装修飞鱼号潜艇(Skipjack)和作为该潜艇的舰长(尽管其尚未下水),就在这时期尼米兹结识了他未来的妻子—凯萨林·佛里曼。1912年2月14日,飞鱼号潜艇下水服役,为美国海军第一艘以柴油发动机为动力的潜艇。在1912年6月20日时,尼米兹至海军学院讲述以未来潜艇作战方式为主题的演讲,标题为《潜艇的攻防战术》(Defensive and Offensive Tactics of Submarines),虽无热烈回响,但同年12月的《美国海军学会会刊》还是有登出相关其演讲文章。尼米兹当时认为潜艇应用于近岸防御,而从未料想到德国海军不久后将其用于攻击海上贸易商船的作法。

  1913年4月9日,尼米兹与凯萨林·佛里曼结婚。由于潜艇采用的新式引擎颇受好评,美国军方开始想在大型水面舰艇安装柴油引擎。然而其在这方面技术有限,因此于同年5月派遣尼米兹作为海军代表前往德国MAN公司在纽伦堡和比利时根特学习柴油机技术。回国后,尼米兹前往纽约海军造船厂监督莫米号油轮上安装两台2,600马力的柴油发动机,该舰为美国海军第一个搭载柴油发动机的水面舰艇。在这期间,美国柴油引擎制造厂也听闻尼米兹对此技术的了解,派了人企图说服尼米兹从海军辞职,到他们公司工作,当时尼米兹海军月薪为240元,外加40元的通勤费,而公司则提供了2万5千元的年薪,并附上一份五年契约,但尼米兹以“不想离开海军”为由拒绝了。1916年8月29日,尼米兹晋升少校。

image.png

  两战期间

  1917年4月16日,由于德意志帝国海军U艇发动的无限制潜艇战,美国对德宣战。8月,尼米兹成为大西洋潜艇舰队总司令萨穆尔·谢布尔涅·罗宾森少将(Samuel Shelburne Robison)的参谋,1918年2月时还升为参谋长,不久后战争即结束。一战期间,尼米兹与罗宾森还曾一同前往欧洲,视察了法国与意大利的潜艇、反潜技术,并累积了海上加油的技术经验,据尼米兹所称,这对日后海军打败日本海军功不可没。

  1918年至1919年秋季,尼米兹于海军军令部长办公室中服务,并同时兼任潜艇设计委员会首席委员。1919年5月至1920年6月,尼米兹担任南卡罗来纳号战列舰的副长,不久后,尼米兹转任负责监督在珍珠港以一战剩余的物资建造潜艇基地,并担任第14潜艇分队指挥官,他在同年年底晋升海军中校。1922年夏天,尼米兹返回本国,前往纽波特的海军战争学院授课。

  1923年6月,尼米兹成为战斗舰队(Battle Fleet,太平洋舰队前身)的副长与副参谋长,在这段期间,尼米兹也在以兰利号航空母舰试验航母与其他舰队协同作战以及战列舰的圆形编队(Circular Formation)。1926年8月,他去了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建立了海军第一个预备役军官训练小队,并担任教官。1928年2月,尼米兹晋升为海军上校。1929年6月,尼米兹改指挥第20潜艇分队。1931年6月,尼米兹改指挥参宿七号驱逐舰母舰,驻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迭戈。

  1933年10月,尼米兹改指挥奥古斯塔号重巡洋舰,该舰部署于远东地区,并在12月成为亚洲舰队之旗舰,尼米兹于1934年曾两度拜访日本,并参加了东乡大将6月5日的国葬仪式。1935年4月,尼米兹以副海军航海局长的身份回到美国本土,任职三年,后来又成为了第2巡洋舰分队指挥官。1938年6月,尼米兹晋升海军少将,同年9月,尼米兹改指挥第1战列舰分队,并担任了战列舰战队司令。

  1939年8月,尼米兹就任航海署署长。1940年4月,当时的美国舰队总司令詹姆斯·瑞查生(James O. Richardson)受罗斯福之命,要将舰队自西岸移防至夏威夷,达到吓阻日本的目的,但该将军因为安全性和该区资源不足不认同总统的观点,因为罗斯福对瑞查生频繁的游说感到不耐,将其解职,在寻找其继任者时选择了尼米兹,但后者以自身“资历不足”为由拒绝了,该职尔后由他的好友—哈斯本·金梅尔上将继任。

image.png

  航母会战

  1942年后,尼米兹又开始策划对日本首都东京的空袭行动。这一计划因困难重重,在2月份曾被束之高阁。存在的主要问题是,美军所有太平洋基地均离东京过远,实施这一计划只有依靠航空母舰,而航空母舰上的轰炸机航程又很有限。发动这样一次袭击,航空母舰过于靠近日本机场十分危险。陆军建议使用B-25型远程中型轰炸机,詹姆斯·H·杜立特中校训练了从航空母舰甲板上起飞的16组机组人员。经过审慎研究,决定用航空母舰把轰炸机运至日本以东500海里的区域,飞机空袭东京和其他日本城市后,到中国沿海机场降落。于是,从大西洋调来了新航空母舰“大黄蜂”号以搭载旧金山附近阿拉米达机场的B-25型轰炸机。而“大黄蜂”号因为在飞行甲板上装载了陆军轰炸机,不能再用它的飞机进行侦察巡逻.需要另一艘航空母舰将其护送到日本海域。4月18日,16架B-25轰炸机满载炸弹从“大黄蜂”号甲板上腾空而起,在短短几小时内,飞抵东京、名古屋、横须贺、神户等城市上空,投下炸弹和燃烧弹后顺风直飞中国。空袭日本虽未取得重大的直接成果,却从心理上打击了日本的嚣张气焰,振奋了美国的民心士气。在日本,亿万臣民目瞪口呆,天皇裕仁深感震惊,山本五十六再三请罪。在美国,朝野上下大受鼓舞,悲观情绪一扫而光。为防止类似空袭事件再次发生,日军统帅机关紧急将大批战斗机群调回国内保卫本土。侵华远征军还派遣由53个营组成的讨伐队前去扫荡杜立特轰炸机群降落的中国江浙一带。

  鉴于珍珠港事件的教训,尼米兹大力加强太平洋舰队情报机构的建设。情报机构设法从被击毁的日本潜艇中找出日本海军密码本,致使日本海军的电文得以破译。通过情报破译,尼米兹得知日军企图攻占图拉吉岛并进而夺取新几内亚的莫尔兹比港,参战兵力包括由2艘航空母舰、3艘重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组成的突击部队,由1艘航空母舰、4艘重巡洋舰和1艘驱逐舰组成的支援掩护部队,以及由1艘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护航的登陆部队。为了迎击日军,尼米兹将2艘航空母舰、8艘巡洋舰和11艘驱逐舰紧急编成特混舰队,由弗莱彻海军少将指挥前往珊瑚海。此次作战由舰载飞机进行,双方的水面舰艇互不照面,故珊瑚海战役可谓第一次航空母舰会战。

  战役从5月3日日军攻占图拉吉岛开始。次日,日军分乘14艘运输船由1艘轻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护航,驶往莫尔兹比港;美国"约克敦号"航空母舰的舰载机攻击图拉吉,击沉驱逐舰1艘、毁伤其他舰船数艘,导致日本航空母舰机动部队南下。7日,日本机群击毁美国1艘驱逐舰、重创1艘油料船,美国机群则击沉日本"祥凤号"轻型航空母舰。8日,美国"列克星敦号"航空母舰被日本机群击沉,尼米兹命令美军撤离战场。珊瑚海海战,美国的直接损失较日本为大,但是,尼米兹挫败了日本攻占莫尔兹比港的企图,使日本的两艘航空母舰无法及时恢复战斗力(其中之一未能参加中途岛战役)、对后来美国在中途岛的胜利产生了积极影响。

image.png

  根据对大量情报的分析,尼米兹判断中途岛将成为日军的作战目标,决心适时组织反击作战。他将仅有的2艘航空母舰"企业号"和"大黄蜂号"从南太平洋调往夏威夷,编组两支特混舰队,开往中途岛东北200海里处隐蔽待机(后来紧急修复的"约克城号"航空母舰亦赶来参战);向中途岛增派B-17"空中堡垒"轰炸机、B-25轰炸机、俯冲轰炸机和战斗机;将潜艇全部部署在中途岛西北海域,于5月14日命令太平洋舰队进入全面战备状态。5月25日,情报机构甚至破译了日本联合舰队的作战计划。尼米兹命令加强空中搜索,力争先机制敌。6月4日,美机先发现日本舰队,开始交战。

  日本参战部队有机动舰队、主力舰队、中途岛攻击舰队、北方舰队和先遣舰队,拥有各种战舰约160艘;美国参战部队为航空母舰攻击舰队,下辖第16特混舰队、第17特混舰队和第11特混舰队,拥有各种战舰约50艘,力量对比处于劣势。日机轰炸中途岛使美军遭受重大损失,美机则击沉日本2艘航空母舰。6月5日,中途岛海战结束。美国损失"约克城号"航空母舰、l艘驱逐舰、150架飞机和307名官兵;日本损失4艘航空母舰、1艘重巡洋舰、322架飞机和3500名官兵,1艘战列舰和2艘驱逐舰受创。尼米兹情不自禁地宣称:"先生们,今日已报珍珠港之仇!"

  太平洋战争

  尼米兹和金决定实施以攻占瓜达卡纳尔岛和图拉吉岛为目标的"瞭望塔"作战计划,通称瓜达卡纳尔战役。1942年8月7日,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图拉古岛和瓜达卡纳尔岛的登陆作战获得成功,但掩护登陆的特混舰队在日本海军的攻击下被迫撤离。在随后的萨沃岛作战中,美国海军失利,损失4艘巡洋舰和1000余名水兵。为了收复瓜达卡纳尔岛,日军动用人称"东京快车"的驱逐舰运送陆军增援部队。该岛美军则固守待援。8月24日至25日,东所罗门群岛作战展开,美国舰载机击沉日本"龙骧号"航空母舰,日本舰载机则重创美国"企业号"航空母舰和1艘驱逐舰。10月8日,尼米兹任命哈尔西接替戈姆利任南太平洋战区最高司令以改善战场指挥。10月26日,两方在圣克鲁斯岛海域交战,美国损失"大黄蜂号"航空母舰和74架飞机,日本仅有2艘航空母舰略受创伤、损失100架飞机,美国再次遭到战术性失利。瓜达卡纳尔岛争夺战更趋激烈。11月12日晚至13日,瓜达卡纳尔岛海域发生巡洋舰大战,美国损失近1000名官兵和2艘巡洋舰,另有2艘巡洋舰受创,日本损失1艘巡洋舰。14日,美国海军向日本运输舰队发起反击。15日,瓜达卡纳尔岛海域发生战列舰交战,日本损失2艘战列舰、l艘重型巡洋舰、3艘驱逐舰、11艘运输舰和几十架飞机,联合舰队再也不能以如此沉重的代价去支援陆军的作战行动了。

  1943年2月,瓜达卡纳尔岛日军被迫撤离。瓜达卡纳尔战役的胜利,标志着盟军在太平洋战场开始由战略防御态势转为战略进攻态势。但是,在1943年6月以前,日本联合舰队仍占据力量优势,拥有10艘航空母舰(舰载机480架)、9艘战列舰、30艘巡洋舰、98艘驱逐舰,但舰载机飞行员伤亡过多;美国太平洋舰队仅有3艘航空母舰(舰载机217架)、6艘战列舰和25艘巡洋舰。

  1943年5月,盟军决定沿中太平洋和西南太平洋两条路线向日军进攻,中太平洋作战由尼米兹指挥,西南太平洋作战由麦克阿瑟指挥,以逐岛进攻为基本战略。11月20日,尼米兹下令发起吉尔伯特群岛战役。由于美军炮火准备时间太短和日军防御工事极为坚固,美军耗时3天、牺牲1300人才攻占塔拉瓦岛。有鉴于此,尼米兹决定改逐岛作战方针为越岛作战方针,即对某些岛屿围而不打(使之困死),越过这些岛屿而进攻关键性岛屿。是年年底,太平洋战场的战略主动权完全转归盟军。

image.png

  尼米兹将下一个作战目标指向马绍尔群岛的心脏。作战始于1943年12月31日。此役注意足够的炮火准备,并一再运用夺取日军机场而压制周围地区的战术,战役于次年2月结束。此后,尼米兹决定不对5万日军坚固设防的特鲁克群岛发起突击而先用航空母舰舰载机实施猛烈轰击,然后绕过该岛前进。接着,尼米兹锋芒直指马里亚纳群岛。1944年3月,美军炮击帕劳群岛,6月15日,开始在塞班岛登陆。日本联合舰队赶来对阵,损失3艘航空母舰和315架飞机。7月9日.美军以伤亡1.65万的代价攻陷塞班岛,歼敌约3万。

  尼米兹和麦克阿瑟之间曾就此后作战方向发生争执。前者主张先获得棉兰老岛空军基地,孤立吕宋,进攻台湾和中国沿海,继而打击日本本土;后者则主张迅速攻占菲律宾并获得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支持。尼米兹派哈尔西率第3舰队参加解放菲律宾的作战。

  1944年12月,尼米兹晋升为海军五星上将。到1945年初,太平洋日军伤亡和被困人数约为75万,共损失19艘航空母舰、12艘战列舰、34艘巡洋舰和125艘潜艇。

  二战之后

  战后,尼米兹因为在对日作战中的胜利而受到美国民众热烈的欢迎,深知宣传之效的新任海军部长詹姆斯·佛莱斯特也将尼米兹塑造成海军的国家英雄,包括在1945年10月5日定为“尼米兹日”、在旧金山接受荣誉市钥和于国会进行演说等等。尼米兹之后要求接替金恩担任美国海军作战部长,佛莱斯特则予以反对,不单是认为尼米兹与金恩一样顽固,也认为前者的能力应用于战区指挥。尼米兹仍非常想要该职位,在其运用宣传手腕下,佛莱斯特最终妥协,只要同意任期为两年(一般为四年)、人事他要同意、必须同意海军部组织概念,尼米兹接受了这些条件。1945年11月20日,杜鲁门宣布尼米兹接替金恩,成为海军作战部长,斯普鲁恩斯则接替其太平洋舰队司令职务。

  二次大战一结束,尼米兹就面临了美军中海军因为核武时代的来临而要面临的削减,深知海军重要性的罗斯福已逝世,换上了主张核子武器实用性的杜鲁门,他曾暗示了海军地位将会下降的未来,如称赞马歇尔“成功地使海军愿意与陆军合作。”尼米兹则到处巡回演说,争取海军之地位以及其不可取代的性质。如杜立德就曾说过:“航母能移动,也会沉,当我们拥有航程极长的飞机时,就不再需要航母。”杜立德也要求成立独立的空军,地位将要与海军与空军相等,尼米兹表示反对,他认为这和独立的潜艇部队一样没有道理。另外,尼米兹还要面对此时军部内要求将海军与陆军并入同一部门的声浪,他反对这种将限制海军发展、令其降低国家防御的角色。

image.png

  在尼米兹担任作战部长期间,前纳粹德国海军总司令卡尔·邓尼茨接受了纽伦堡大审,起诉其发动无限制潜艇战的罪名,尼米兹应其律师之要求,提供一份美军亦在对日战争中使用同样作法的证词,到最后虽然判定邓尼兹该罪名成立,但并未针对该罪名而受罚。尼米兹也于短短的任期中测试核武器对海军的打击力,主持了十字路口行动,另外还支援了核动力潜艇的开发。1947年12月15日,尼米兹卸除了海军作战部长职务。虽然美国国会所授予的五星上将军衔可使他永不退休,但尼米兹决定离开海军(虽然有挂名“海军特别助理”,但几乎不会有人来请教帮忙),他后来在1948年至1956年期间担任了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校董,在1949年3月21日被任命为联合国的克什米尔事务委员会公民投票监察长,协助调停印巴之争,但由于印度和巴基斯坦关系恶化,并未能进行。另外,尼米兹也协助日本维护东乡元帅的遗产—三笠号战列舰,并在后来撰文提醒日本人对马海峡之战对他们海军历史的重要性,尼米兹将该文稿费所得的56美金(相当于2万日圆)捐出,鼓励日本人重修三笠号,还获得了其海上自卫队的感谢。在1961年5月27日的日本海军节,三笠号重新修整完成,尼米兹以荣誉贵宾身份受邀,但他并未出席,反而寄信写道:“最诚挚地祝福,给所有那些爱国的日本人,它们将协助恢复这艘著名的军舰。……一位极大的仰慕者与信徒,切斯特·尼米兹”;尼米兹也将其撰写的《海权》(Sea Power)一书的所得10万日圆,捐赠给了东乡神社的重建工程,这本书后来在日本发行时,改名为《尼米兹的太平洋海战史》(ニミッツの太平洋海戦史),成为了畅销书。

  晚年逝世

  1963年10月,尼米兹诊断出脊髓关节炎病状,虽然手术成功,但尼米兹后又罹患了肺炎,到了12月,又再有轻微的中风与心脏衰竭。

  1966年1月,他离开了位在奥克兰的美国海军医院(橡树山庄),回到他的海军宿舍。1966年2月20日,尼米兹逝世,享年80岁,政府为其国葬,并照他生前意愿,葬于加利福尼亚州布鲁诺的金山国家公墓,与斯普鲁恩斯、屠纳及洛克伍德同葬一处。

推荐访问:切斯特 威廉 尼米兹
上一篇:爱立信_埃里希·哈特曼是谁?德国超级王牌飞行员哈特曼简介
下一篇:汉莫拉比小组_汉谟拉比有着哪些个人政绩?在外交上有着怎样的突出表现

Copyright @ 2013 - 2018 历史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