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悬案|历史悬案!寻觅神秘失踪的古罗马军团

来源:战争实录 发布时间:2018-11-09 点击:

导读:在安息之战中,当年突围的古罗马第一军团的6000余人早已神秘失踪了。安息人否认此事,而古罗马军也在战争之后就与该军团失去了联系,究竟第一军团到哪里去了?这一事件成了古罗马史上的一桩悬案,而这桩悬案千百年来一直困扰着中西方史学界。

  汉代史书中的蛛丝马迹

  当考古学者们费尽心机想要找寻消失的古罗马第一军团时,史料上的一些蛛丝马迹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中国学者关意权在阅读中国史籍《汉书·陈汤传》时发现:公元前36年,西汉王朝的西域都护甘延寿和副校尉陈汤,率四万将士西征匈奴于郅支城……征战途中,西汉将士注意到单于手下有一支很奇特的雇佣军,他们以步兵百余人组成“夹门鱼鳞阵”,土城外设置“重木城”。而这种用圆形盾牌组成鱼鳞阵的进攻方式和在土城外修重木城的防御手段,正是当年古罗马军队所独有的作战手段。

2.jpg

网络配图

  那么,在汉代时期,陈汤等人看到的这支奇特的队伍是不是就是公元前53年,在安息战争中神秘失踪的古罗马第一军团的残部呢?如果是,他们又是怎样来到中国的?他们的命运又将如何呢?

  之后,关教授又从史书上查到郅支城之战:汉军大获全胜,斩首1518人,活捉145人,受降1000余人。甘延寿、陈汤等押送着这些战俘返回大汉王朝复命。历史再一次提供给关教授一个新线索,当陈汤等人带领战俘返回后,在西汉河西地区的版图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名为“骊”的县,同时还修建了骊靬城堡。《后汉书》记载:“汉初设骊县,取国名为县。”“骊”来源于埃及的城市名——亚历山大(Alexandria)的第二和第三个音节,“骊”曾被中国人用来称呼古罗马帝国。既然是“取国名为县”,那么,这个新出现的县肯定是为了安置古罗马人而设置的。那么这个被汉代称为“骊”的县安置的是不是就是当年神秘消失的古罗马第一军团呢?在现代中国的版图上还能不能发现古罗马人存在的蛛丝马迹呢?

  这个惊人的发现很快就引起了各方的关注,在欧洲更掀起了巨大反响。无数学者开始考虑到中国解开千百年来的困惑。《欧洲时报》连载了学者贾笑天所着的《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更引得无数古罗马人的后裔自发来中国寻找祖先的足迹。

  甘肃永昌疑有古罗马人后裔

  史料还不足以证明,中国曾经是古罗马第一军团的第二故乡,为了进一步寻找证据,有关学者找到了汉代遗址“骊靬城堡”。

  不久,甘肃省永昌县焦家庄乡楼庄子村六队的者来寨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关注,为何这个不为人知的小村落,会受到这么多人追捧呢?原来,澳大利亚学者戴维·哈里斯提出,者来寨就是古骊靬城遗址,而这里正是西汉用来安置古罗马战俘的城堡。一石激起千层浪,国内学者纷纷发表文章,参与这一问题的讨论。

3.jpg

网络配图

  在这里,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系列奇特的现象。首先是这里的村民具有西方人典型的外貌特征。者来寨坐落在河西走廊东端,是个宜耕宜牧的好地方。在村头巷尾,随处可见有别于普通中国人外貌特征者,他们个子高大,眼窝深陷,头发呈棕色甚至还有金色、红色的,汗毛较长,皮肤为深红色,除了这些,还有人的眼球呈灰绿色和蓝灰色。这些特征让历史学家甚至村民自己都感到大为不解。据称,者来寨村共有300余人,而具有欧洲人体貌特征的就有100多人,他们会不会就是古罗马人的后裔呢?对于这些村民来说,他们也是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

  同时,在这里他们还发现了一些奇特的习俗。这里保留着一些与众不同的葬俗,在葬礼上,他们在安葬死者时,不论地形如何,一律会将死者头朝向西方。并且,当地人对牛十分崇尚,且十分喜好斗牛。村民在春节时还爱用发酵的面粉,做成一种牛头形的馍馍,俗称“牛鼻子”,作为祭祀之用。放牧时,村民特别喜欢把公牛赶到一起,想方设法地让它们角斗,而这正是古罗马人斗牛的遗风。这些习俗是否就是当年古罗马第一军团流传下来的?是他们的后裔为了祭奠祖先从来就不曾忘却吗?甚至还有传言说,这里的人酷爱吃比萨饼,而这更是西方人的饮食传统。

  为了证明中国甘肃省境内“骊靬村”的居民很可能是“古罗马失落军团”的后裔,科学家们对他们进行了进一步的DNA检测。一个名为罗英的当地人就被鉴定出有46%的欧洲血统,而其他人的检测结果也显示,他们的基因与维吾尔族人及古匈奴人相差甚远,但这还不能证明他们就是古罗马人的后裔。

  在村中央,考古专家们发现了骊靬古城的遗址,尽管这里只剩下一段近30米长、3米来高呈S形的土城墙。南墙正中的一处缺口,应为城门。面对这些所剩无几的断壁残垣和模糊的椽木印痕,还是令众多学者惊喜不已,因为这段土墙,可能正是当年骊靬古城的城墙遗迹,它也将成为历史学家向世人证明“古罗马失踪军团最终定居中国”的最有力的实证之一。据说这个遗址在20世纪70年代还有近1公里长,它的高度相当于三层楼,城墙上面很宽,就像长城一样可以走汽车。20世纪80年代以后,人们纷纷将城墙上的土取下来当做农肥或筑房用,结果城墙很快就被削去了一大半,到了20世纪90年代,它已所剩无几了。

  但从这个遗迹的结构来看,骊古城曾是一座“重木城”,而这种在土城外加固重木的防御方式,正是当年古罗马军队所独有的作战手段。同时,与者来寨邻近的杏树村,村民还曾挖出过一根丈余长的粗大圆木,它周体嵌有几根一尺多长的木杆,专家认为,这可能就是古罗马军队构筑“重木城”的器物。而邻近的河滩村则出土了写有“招安”两字的椭圆形器物,专家认为,这可能是古罗马降兵军帽上的顶盖,那么这里很可能曾有过古罗马军队驻扎。还有没有更多的考古证据可以证明他们就是古罗马帝国消失的第一军团呢?迄今,考古学家估计要完成发掘工作至少还需要20年的时间,因此他们还未对这个古城遗址进行过任何的科学发掘。

  古罗马军团遗留中国始末

  最早发现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是牛津大学教授德效骞。

  后来又不断有学者对这一观点作出了补充。他们认为,公元前53年,克拉苏带领古罗马军团与东方的宿敌安息人进行了一场异常惨烈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古罗马军团被击败了,其首领克拉苏也被斩首,安息人暂时遏制住了古罗马帝国东进的步伐。但从后来两国议和讨要战俘来看,当时应该还有145名古罗马士兵被俘虏并滞留在了亚洲,这便是被称为古罗马第一军团的队伍。而这些士兵后来可能成为了雇佣军参加与汉朝的战争,并在17年后被俘虏,才被带到了中国。

1.jpg

网络配图

  中国着名学者关意权指出,从汉代文献中可见,那些与汉军对战的奇怪部队采用的“鱼鳞阵”,很可能就是古罗马军队常用的方形阵列。而那支在公元前53年的卡莱尔战争中神秘失踪的古罗马第一军团,很可能是在东移的过程中被匈奴收留,但在后来的汉匈郅支城之战时又被汉军俘虏,最后由西汉政府安置在骊靬城并定居了下来。关教授的这一推论,为解开古罗马第一军团神秘消失这个千古谜团奠定了基础。

  这几十年来,不断有人想要找到新的证据来证实这一点,当然也有人对此提出了质疑。

  兰州大学教授刘光华就称,“骊”来源于埃及的城市名———亚历山大(Alexandria)的第二和第三个音节,“骊”曾被中国人用来称呼古罗马帝国。而亚历山大直到公元前30年才被古罗马占领,在此之后,骊才会被用来指代古罗马帝国。因此,骊的建立远早于假定的古罗马人落户于此的时间。因此从名称由来来看,这里成为古罗马第一军团在中国的战俘之城是不可靠的。对于永昌县发现的欧洲特征的居民这一奇怪现象,刘教授也指出,永昌位于举世闻名的古丝绸之路上,各民族之间的关系和人群迁移及混杂的过程相当复杂,况且两汉时期已证明有古罗马人到达过洛阳。因此这里的居民是来往于丝绸之路上的欧洲人的后裔也不无可能。同时,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葛剑雄,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杨共乐在内的多名学者也认为,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史实依据不足。但赞成者却始终坚信他们的研究已无限接近历史真相了。

  我们只希望,专家学者们能早日破解这个困扰东西方千百年的历史之谜,早日还原历史的真相。

推荐访问:集体失踪悬案
上一篇:[彩色二战]揭露二战秘史:纳粹丛林中秘密造战机
下一篇:鸦片战争清军装备|揭鸦片战争真相:清军武器不比英军差

Copyright @ 2013 - 2018 历史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