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风流才子写的小说]风流才子欧阳修,赴上司派对竟然与官妓双双来迟

来源:战史风云 发布时间:2018-12-01 点击:

  最初,欧阳修是范仲淹的粉丝。

  范仲淹比欧阳修大16岁。当范仲淹在政坛叱诧风云的时候,欧阳修还在贫瘠的家乡自学成才。少年欧阳修非常仰慕这位忧国忧民、直言敢谏、勇于担当的男人,还曾经给素不相识的他写过一封《上范司谏书》,希望他多给朝廷写一些除弊兴利的帖子。对于这个陌生人的帖子范仲淹居然也听言而行。结果是:被贬出京城。

  后来,欧阳修是范仲淹的忠实盟友。

  范仲淹调回京城后,两人一见如故,成了忘年交。范仲淹上《百官图》被贬,朝廷告诫百官“不得越职言事”,而谏官高若讷对范仲淹落井下石。欧阳修一怒之下,写了《与高司谏书》一帖,将高若讷骂得狗血淋头。高若讷把帖子拿给宋仁宗看——欧阳修也就只能回家收拾行李滚蛋了。

  不久,范仲淹被起用,调到陕西抗西夏前线。范仲淹找到欧阳修,邀请他去做自己的副手(书记官)。欧阳修却一笑拒绝,而且说了一番很有哲理的话,“昔者之举,岂以为己利哉?同其退不可同其进也。”

  翻译成白话就是:当初我支持你,是欣赏你的为人,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我期望与你同患难而不是同荣华。

  在“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年代,欧阳修这些言行显得相当的特立独行。事实上,欧阳修也是一个放荡不羁、率真有趣的人。

  欧阳修当然不像柳永那样恣意妄为,也不失为一个才华横溢、风情万种的风流人物。他曾经写过的一句诗歌:“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我读高中的时候喜欢得不得了。那阵子,我正迷恋班里那位短发女孩儿,在一张纸条上写了这一句,悄悄丢在她的课桌里,然后就在学校著名的约会地点(操场)上等候。从晚饭等到熄灯,丫那亭亭玉立的身影都没出现过。

  据我所知,很多同学泡妞时都喜欢引用这一句诗。有时候我想:这会不会是欧阳修自己的写照呢?

  钱惟演担任西京留守时,欧阳修在他手下任推官。有人向钱惟演反映,说欧阳修跟当地一名官妓很亲密,属于资本主义腐朽思想残余。钱惟演不置可否。

  有一天,钱惟演在家里开派对,客人早早就到齐了,只有欧阳修和这名官妓姗姗来迟。钱惟演心里清楚欧阳修是与官妓缠绵去了,所以才会迟到,他不动声色,开了一个玩笑。钱惟演假装生气的责问官妓:“你为什么迟到了?”

  官妓好似经过排练一般,对答如流:“这几天太热,我坐在凉堂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后才发现丢失了一支金钗,找啊找,直到现在还没找到。”

  钱惟演也不点破,瞟了一眼欧阳修微笑着说:“如果你能够说服欧推官现场做一首词,我不但不会惩罚你,还会赔你一支金钗。”

  官妓求助的望着欧阳修,欧阳修当然不会让佳人失望,哈哈一笑,当即作了一首词《临江仙》:

  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

  小楼西角断虹明。

  阑干倚处,待得月华升。

  燕子飞来窥画栋,玉钩垂下帘旌。

  凉波不动簟纹平。

  水精双枕,旁有堕钗横。

  这首华丽丽的词一经写出,即赢得满堂掌声和尖叫。钱惟演没话说了,当下兑现诺言,奖励了这名官妓一支金钗。

  其实欧阳修与官妓过于亲密,是要冒着很大风险的。所谓官妓,是具有宋朝特色的一种职业。按照规定,她们只是在官场接待,宴席应酬上出现,不允许官员们与之有实质性的接触,违反者要被贬官处理。幸好欧阳修的上司钱惟演还算通情达理,对于年轻人贪恋美色的心情很理解,没有因为这些儿女私情而怪罪他。

  兴之所至,这里岔开一笔。严蕊是南宋台州的一个著名官妓,当时的一把手唐仲友跟她很熟,因为欣赏她的诗词,赏过她两匹细绢。但这事儿被别人告发了,朝廷派朱熹来审查。理学大师朱熹把严蕊关进大牢,严刑拷打,严蕊一口咬定与唐仲友只是业务关系,并无私情。严蕊晚年写回忆录,说:“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算是自证了清白。

  有才之人自有非常之处。欧阳修个性张扬耿直,不拘小节。比如,他平生读书万卷,唯独不读《仪礼》。《仪礼》是记录礼仪制度的著作,与《周礼》、《礼记》合称“三礼”,为“五经”之一,是历代学生必读书目之一;后世对《仪礼》进行注解的书也有很多,可欧阳修一概不读。

  有一次欧阳修还差点为此闯祸。

  宋英宗去世,朝廷举办国葬。服丧期间,欧阳修居然穿着紫地皂花紧丝袍前来上班。殿中侍御史、右司谏刘庠对此大为不满,认为欧阳修的衣着是对宋英宗大不敬,上奏宋神宗,要求把不知礼节的欧阳修好好惩罚一下,好在宋神宗没跟欧阳修计较,叫人吩咐他将衣服换了了事。

  因为身体力行提倡古文运动,欧阳修在文坛拥有很高的地位。作为一代文宗,欧阳修博学多才,诗、词、文创作和学术著述都成就卓著,为当时和后世所钦仰。他在文学创作上不但几乎是全能的,而且几乎是全优,其诗、词、古文、辞赋等文体创作在当时都领风气之先。在写作的态度上,欧阳修却并不像他生活中那样放诞不羁,甚至到了严谨的地步。

  有一年,腾子京涉嫌腐败被朝廷贬到湖南,他在那里大兴土木,修建了岳阳楼,向当时最著名的两个人,范仲淹和欧阳修约稿。范仲淹欣然应允;而欧阳修则婉拒了,“旧学荒芜,文思衰落……不足尽载君子规模闳远之志,而无以称岳人所欲称扬歌颂之勤。勉强不能,以副来意,愧悚愧悚!”翻来翻去就是说自己已经老了,文思衰落了。

  果真如此吗?当然不是。

  腾子京请范仲淹欧阳修写文章,并没有将两位请到湖南去实地考察,然后挥毫而作。他只是托人画了岳阳楼的像,给他们送去。范仲淹也就凭借这一幅画,加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就写出那篇千古绝唱《岳阳楼记》。这样空对空的事情,欧阳修做不出来。因为这不符合他的文学理念:“言以载事,而文以饰言,事信言文,乃能表见于世”。

  这里还可以举一个事例。

  有一次,欧阳修替人写了一篇《相州锦堂记》。稿子交给别人带走后,欧阳修又推敲了一下,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当下便派人骑快马将稿子追回来。他提笔修改之后再还给那人。那人接过修改稿,草草一看,觉得非常奇怪:这不还和原稿一模一样吗?他仔细研读后才发现:全文只是将“仕宦至将相,富贵归故乡”改成了“仕宦而至将相,富贵而归故乡”,原来快马追回的只是两个“而”字。

  欧阳修的文章里透露出一种达观、逍遥的处事风格,其处理政事也奉行“宽简”政策:令百姓可以从容休养生息。他与包拯都做过开封府的一把手,与威严正直的包拯不同,欧阳修用“宽简”两个字治理政务,同样搞得有条不紊。在清朝时,有人曾将他与包拯做了一番比较后,在开封府衙门东西侧各树一座牌坊,一边写着“包严”,一边写着“欧宽”。

推荐访问:豫剧风流才子
上一篇:[两宋风云 袁腾飞]两宋第一大案冒牌公主柔福之迷是怎么回事?
下一篇:古龙笔下的十大高手|古龙笔下十大枭雄:那些不甘寂寞的武林高手们

Copyright @ 2013 - 2018 历史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