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滩之战真实历史_历史上真实存在的战神,打得匈奴害怕,封“冠军侯”

来源:战史风云 发布时间:2018-08-12 点击:

  严风吹霜海草凋,筋干精坚胡马骄。

  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

  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

  天兵照雪下玉关,虏箭如沙射金甲。

  云龙风虎尽交回,太白入月敌可摧。

  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

  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

  胡无人,汉道昌。

  陛下之寿三千霜。但歌大风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李白《胡无人》

blob.png

  泱泱华夏上下五千年,战神名将不计其数,霍去病,中华历史中最耀眼的名将之一。

  战神出世

  西汉王朝收复河南地(今内蒙古伊克昭盟一带)的第二年,匈奴伊稚斜单于即位,对汉境进行了更加频繁的袭扰。武帝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夏,匈奴万余骑兵侵入汉土,杀代郡太守恭友,劫掠千余人而去。当年秋,匈奴骑兵又入侵雁门郡,杀掠千余汉民。

  元朔四年,匈奴兵分3路,每路3万骑,入代郡、定襄、上郡,杀掠数千汉民。匈奴右贤王对西汉收复河南地,筑朔方城,更是怨恨之极,数次进袭朔方,杀掠汉民甚众,企图夺回河南地。元朔五年春,汉武帝发兵十余万,进攻盘踞漠南的匈奴右贤王。

  元朔六年,年仅十七岁的霍去病请缨出战,武帝遂封其为骠姚校尉随军出征。是役,霍去病骁勇异常,率汉朝八百战骑,在茫茫大漠中奔驰数百里寻找匈奴踪迹,长驱夜袭。此役霍去病斩杀匈奴单于祖父籍若侯产,俘匈奴单于叔父罗姑比,斩敌两千余人,汉朝八百战骑全身而返。武帝听闻惊喜交加,封霍去病为“冠军侯”,赞誉其勇冠三军。

  霍去病的首战,便以如此荣耀的战绩,向天下,向匈奴宣告,汉家最耀眼的一代战神出世。

blob.png

  河西之战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年仅十九岁的霍去病被武帝封为骠骑将军,率一万骑兵,出击河西地区(甘肃的武威、张掖、酒泉)的匈奴左贤王。

  霍去病率汉军从陇西出塞,六天之内,过金城、令居,越乌鞘岭,穿过匈奴5个部落王国,沿途消灭抵抗者,安抚降服者。然后继续西进,过焉支山一千余里,与河西匈奴军主力接战,杀其折兰王、卢胡王,俘虏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等官,歼灭匈奴军九千人,并且缴获了休屠王的祭天金人。

  浑邪王、休屠王战败逃走。这一仗,汉军深入匈奴境内两千余里,几乎贯穿整个河西走廊。

  此战中,霍去病及其率领的汉朝骑兵更是血性激发,与匈奴骑兵硬碰硬的拼杀,最终班师长安的,仅有三千汉家骑兵。孤军深入本是兵家大忌,可霍去病却凭借自己的军事天分以及汉家男儿的血气,率万余汉朝战骑,纵横匈奴境内两千余里,经此一役,“冠军侯”名副其实。

blob.png

  同年夏,汉武帝决定乘胜追击,展开收复河西之战。武帝以骠骑将军霍去病、合骑侯公孙敖率数万骑兵出北地,分两路进击河西匈奴。以郎中令李广、卫尉张骞率部出右北平为次要出击方向,牵制匈奴左贤王。

  可惜的是,久经沙场的公孙敖却在茫茫大漠了迷了路,没能及时到达与霍去病合军的地点。而老将李广,率四千骑兵被左贤王四万骑兵包围,死战两日,张骞部赶到后左贤王撤去。于是,霍去病又一次成为了孤军。但是,霍去病又一次闪耀了沙场。

  霍去病率精骑渡黄河后,沿沙漠南缘,向西北迂回至居延泽,又转向西南,沿弱水转向西南至小月氏,又转向东,至祁连山,大破酋涂王。然后经狐奴水、乌盩山而回到陇西郡。前后降俘六千五百人,其中包括单桓王、稽沮王、呼于屠王,酋涂王及五王母、单于阏氏和王子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六十三人,斩杀遫汉王等3.2万余级。

  两次孤军深入,两次大破匈奴,令汉家军威大振,十九岁的霍去病,也成了不折不扣的战神。

  最具传奇色彩的应该是霍去病的“河西受降”。

  两场河西大战后,匈奴单于大怒,要惩罚战败的匈奴浑邪王,消息走漏后,匈奴浑邪王和休屠王便想要投降汉朝。

  武帝不知匈奴二王投降的真假,遂派霍去病前往黄河边受降。当霍去病率部度过黄河的时候,匈奴投降的军中发生了哗变。霍去病面对如此形势,竟然只带数名战骑走进匈奴军营,斩八千乱兵,成功受降。

  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面对外虏的受降,我们后世人永远也猜不到当时的情形,也无法揣测在那个危机四伏的军营中,一个年仅十九岁的汉家将军,是怎样凭一己之力震慑住了四万匈奴骑兵、八千乱兵。也许是将军自带天威,也许是帐外的一万汉军,但不论如何,我们的历史,远比杜撰的《权力的游戏》更加精彩,更加传奇。

  自此,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加入汉朝版图,河西走廊正式并入汉王朝。

blob.png

  封狼居胥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漠北之战。

  汉武帝遣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率5万骑兵及数万步兵分两路深入漠北,力求彻底歼灭匈奴主力,并组织步兵数十万、马数万匹以保障作战。此战规模空前,是汉军在距离中原最远的战场进行的一次最艰巨的战役。

  这时的霍去病,已经毫无争议地成为了汉军的王牌。武帝对霍去病的能力无比信任,在这场战争的事前策划中,原本安排了霍去病打匈奴单于,结果由于情报错误,变成了卫青攻打匈奴单于,霍去病没能遇上他最渴望的对手,而是碰上了左贤王部。然而这场大战完全可以算是霍去病的巅峰之作。

  霍去病率校尉李敢等出塞后,同右北平郡太守路博德部会师,在深入漠北寻找匈奴主力的过程中,霍去病携带少量的辎重粮草,驱使所俘获的匈奴人为前锋为汉兵开路,跨过大漠,过河活捉单于大臣章渠,诛杀北车耆王,又转攻左大将双,缴获敌人的军旗战鼓。

  又越过难侯山,渡过弓卢水,抓获屯头王、韩王等三人,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八十三人。也许是杀心未止,也许是对匈奴单于的渴望,霍去病一路追杀,来到今蒙古肯特山一带。

  就在这里,霍去病暂作停顿,率五万铁骑进行了祭天地的典礼——祭天封礼于狼居胥山举行,祭地禅礼于姑衍山举行。最后一直追到瀚海(今俄罗斯贝加尔湖)方还。此次远征,霍去病所率部队以一万人的损失,前后一共斩获胡虏七万余人,至此,匈奴左、右贤王两只臂膀被彻底斩断,只剩下匈奴单于悬孤漠北。

  经此一役,“匈奴远遁,漠南无王庭”。

  封狼居胥,饮马瀚海,西归大河,列郡祁连,孤军纵横匈奴全境,这也成了后世无数兵家将士的梦想。这一年,霍去病年仅二十二岁,汉朝大将军,大司马。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24岁的大将军霍去病去世。

  武帝命铁甲军,列成阵沿长安一直排到茂陵东的霍去病墓,他还下令将霍去病的坟墓修成祁连山的模样,彰显他力克匈奴的奇功。

  千年已过,淡去了刀光剑影,我们仅能从史书的字里行间,去领略将军的风采。落日长河,茫茫大漠,孤军纵横,是传奇,也是不朽。

  山河万里猎魍魉,丹心碧,镇八荒。千骑孤影倚长枪,当诛宵小,功冠侯王,何以卸戎装。干戈半生杀声亢,莫道我辈血狷狂。屠灭夷狄千秋扬,封狼居胥,当有诗章,歌我汉家郎。

推荐访问:汉武帝打匈奴历史
上一篇:[史上第一剑修]史上第一个被废的太子刘荣,成女人斗争的牺牲品!
下一篇:张九龄的诗_张九龄是个怎样的人?世人是如何评价他的

Copyright @ 2013 - 2018 历史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